Melissa

肤浅的美少女

「不要溫和地走進那良夜」「二十二」


晚上十点,他终于下班。


拒绝了同事一起宵夜的提议,他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,路灯将他原本就瘦高的身影拉得更为细长,跟着他一起沿着石阶一步一步往上。


他知道家里有人已经为他留好晚饭,而此时那人可能已经洗漱好躺在床上。


这本来是颇让人感到幸福的一件事,他却在家楼下停了脚步,抬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
他们原本是高中同学,他在高中时却不与她相熟,倒是狂追过她的好友一阵,换来一段短暂的交往。高中毕业后,他们去往同一个城市读大学,才渐渐走近。在正式恋爱前,同一拨去往那个城市的高中校友都以为他们早就在一起了。


她脾气和善,人缘很好,就这样与沉...

「何事秋風悲畫扇」「二十一」


学校一年一度的中秋灯会,对全封闭寄宿学校的学生来说是场难得的盛会。


“你几点开始摆摊?”“七点吧”“那半的时候到网球场一趟。”“好”


等她和同学布置好摊位没多久,一个学姐匆匆跑过来。


“是你吧?你怎么不去操场”

“不是七点半吗”

“……我觉得他应该说的是六点半”


她不得已跑了起来。

下午下了场大雨,路上都是积水。

原本飞溅的积水会让她很恼火,可心中却不知为何被小小的喜悦和期待填满,还夹杂了一丝愧疚。

操场没开灯,空无一人。所有人都跑到中庭开始嗨了。一个落寞的身影靠在网球场边,看她过来便走上前来。


“闭上眼睛。”...


「你不過是每一個孤獨的瞬息」「二十」


——我以为故事总有结局。


那时我和很多挣扎在资本主义水深火热中的学生一样,喜欢偶尔去深圳感受社会主义的温暖。点一碗面盆大的麻辣烫,做个指甲接个睫毛,再打局桌球。入夜再回来,东铁线从头坐到尾。

在红磡天桥上,如约再见到他。还是瘦瘦小小,背着个大包。他带了他的新玩具,尼康fm2,我接过来把玩了一下,对焦真尼玛费眼睛。

“你家厨房的灯光真好看。”

这是我最欣赏他的一点,总是能察觉生活中一丝丝细微的美好。因此在我眼中,从开始到断去联系的很久后,他的照片总是带着独特的灵气,比起千篇一律的高水平风光,我更喜欢这样带有艺术家偏执味道的作品。用构图讲故事...

「未來不迎,當時不雜,既過不戀」「十九」

15年十月的香港,比起16年,有更多晚霞烧天的日子。

十月底连续三天,傍晚的天空都被霞光染透,呈现奇幻的粉红粉紫色。朋友圈被身在香港深圳的朋友刷屏,“你看,香港好像恋爱了呢。”

由于上课时间尴尬,我只能在五点多的时候透过厨房的窗户看看维港,然后匆匆吃个晚饭跑去上课。也正是此时认识了他,被盗图转发最多的照片,正是出自他手。

他本人比我想象中还瘦。明明是个港漂,外表却分外接近一个真正的港仔。用的也果然是尼康。

“香港太热了。夏天那么长,现在都十月了,还在穿短袖。

所以人一来到这里,就特别容易浮躁。不只因为这天气,还因为这城市快速的节奏,密集的高...

「大概今生有些事,是提早都不可以」「十八」

实在是没有别的时间了,我只好选择清明节去东莞找她。

再加上我心情混乱的缘故,急需一个能够“逃避”的地方,而这里,再好不过。我知道不选择回家拜山是不对的,可我已经失约了一次,不能再失第二次啊。

广九铁路常平站,从扶手电梯下来前我又一眼看见她。她也看见我了,一迎上来就笑我的大红裙子“太漂亮”,并激动地表明她也刚买了绿尾Stan Smith。

“早知道我也穿出来啦!”

一上她的车,我就忍不住解释一通为什么复活节放她鸽子。原来再跌宕的故事从嘴里说出来,也不过简单几句话,那些复杂的心情,我无法用语言勾勒出来。

但她似乎明白了,并且坚定地总结道,“你...

「在玫瑰深處,瞑於星光」「十七」

第二天,装床的人终于来了。

几个男人进进出出搬木板,又拿电钻钻墙,她安静地拿了一本书走到阳台看了起来。

我拿捏不准书架的高度,把她叫了进来,帮我决定。等所有家具安装好之后,她又帮我抬床垫,拿抹布擦了一遍。

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,说人之所以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,是因为我们活得越久,往后回顾的时间越长。比如当我写下这一篇篇故事,回忆起来,都是按年算起。什么时候一年两年的时间已经不足为奇,我们要用五年十年为单位,追忆往昔。

她几乎没有变过啊。当年拿着篮球走进宿舍的她,在二点位的插板王,总是不会拒绝帮助任何人,跟我一起上课下课吃饭回宿舍结伴同行四年。高一分班之

「是回首也覺夜漫長」「十六」

在入境处六楼,我一下子就看见了队伍中的她。

这是我来港后第二次到入境处,来取居民身份证。她先于我毕业,这次是来领新的签证,顺便找我玩几天。我告诉她,我家连床都还没装。她说没关系。

她的追求者认为她的气质是不食人间烟火型。他大概不会想到,在与她亲如家人的我眼里,她是性格别扭,腼腆又奇怪的女孩。当然,我不会否认她待人的温柔体贴,读书的用功勤勉,只是我越来越知道,越是感情好,越会了解到一个人的阴暗面。她在我眼里的“不堪”,想来我在她眼里也是如此。

但是我们也同时能感觉到,我们对他人的爱不会因为这些缺陷而有丝毫改变。自高中毕业各奔东西,我们几个人都数不清有多久没见...

「何妨懷念,何妨眷戀。」「十五」

她来的时候,同时带来了四个人。可是在我眼里,她仿佛还是十一年前初识那个样子,一直都没有变过。

我鬼使神差地隐瞒了我开始抽烟的事实,在她男朋友礼貌地询问能否到阳台上抽一根的时候,却又忍不住说其实你在屋里抽也可以。因此当她自然而然地掏出烟问我要不要的时候,我心里升起一股抑制不住的愧疚。我也不明白那种奇怪的犯错的心情从何而来,毕竟最初教我点烟的人就是她。

她还是那样聪明又善解人意,没有询问我从什么时候学会的。尽管我熟稔地弹掉烟灰,又问她为何不抽万宝路的样子,显然已经与当初青涩乖巧又好奇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她给我的ESSE又细又长,烧得很慢。我怔怔地吐着烟,看看...

「記得我曾身藏利刃」「十四」

我和你一样记得我们最初的模样。也许正因如此,我不责怪她们话语里无法掩饰的怀疑和讽刺。

如果说爱情是个超越一切的正当理由,那么我为何在此刻踟蹰,表面上明明对未来满怀期待,实际上心里充满了困惑不安。

这其实也算是一种欲望吧。来得猛烈又毫无原因,我无法向谁解释当初的想法,只记得自己一意孤行奋不顾身,即使再没有安全感,到如今也只想与他安稳地共度余生。

你能理解吗。那种难以说明的冲动,被所有人反对和质疑,也没有被动摇过。好像被什么牵引着,就随它去了。

———不曾想有一天,我也变得能理解你了。


「在那一瞬間,握緊我烏雲密佈的手」「十三」

如果你还在的话,你会跟我说什么。

我会习惯性地向你求助,如同过去很多个紧张焦虑的瞬间。我害怕向朋友提及这些实际上无关痛痒的忧虑,而你,知道我最脆弱无能的那一面。

要我回忆夏天,首先想起来的就是那些和你一起度过的夜晚。我不在乎有没有星辰和微风,只记得你喜爱吃西瓜,总会先去小东门外面买一半,给我一半,然后坐在体育馆旁边的小阶梯上,看我毫无顾忌的啃。

我们会讨论各种事情。学校的事,自己的烦恼,来往的路人,还有未来。

我不懂的是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有耐心。连我都烦了,每天都要在小碧池边上,讲相同的顾虑,述说相同的压力,流着一模一样的眼泪。我好像并不在...

「我不願望進你孤獨的眼」「十二」

在开往曼彻斯特的火车上,因为座位不挨在一块儿,我最终是与你分开,和她坐在了一起。

她是我们俩的审美上唯一的交汇点。那时宋冬野刚火,我还没爱上,而你天天唱着。因为她嘴角向下的时候确实很美,辉辉不厌其烦的叫她“安河桥下清澈的水”,并且一定会叫全。

于是我和安河桥终于有了接触。腼腆又可爱的一个人,两个不善言辞的女孩,互相说对对方的印象就是很美。很久之后她来我家短住,我煲了鸡汤,给她盛了一碗。她很开心,非要用手机拍下,“因为是你煲的,你也要被拍进来。”我哇啦哇啦地嚎叫着躲开。

为了陪她去鸭脷洲扫货,研究生的这一年头一回翘了半节课。她提着一大堆战利品,看上去并不...

「像雨灑落大地,魂不歸故里。」「十一」

下课后走到尖沙咀已经快要十点。我笑着看半年沒见的她提着几个大纸袋子穿过人群走向我,笑得一如既往地甜。

她在西藏支教半年,肤色比之前黑了几个度,一直不断吐槽柜姐说她皮肤极度干燥。

“我都无语死了,我去的西藏诶!救命……”

毕业半年,仿佛一切都未曾变过。我们瘫在沙发上,拆了零食,开了啤酒。

“你先说吧,怎么回事?我怎么才知道呢。不过我也有事要讲哈哈。”

“啊真的嘛!那你先说啊!”

“不行,你说!”两个人朝对方尖叫了起来。

她从高中开始就很优秀。漂亮,聪明,成绩好,能干,总是团委学生会的一份子。人缘好,跟所有人包括家人的关系都很好,经常跟他们去...

ccm'·LoFoTo:

 年岁把太多拥有变成了失去

但还是会遗漏一些旧情怀。 


Model: @Melissa 


「像風走了八千里,不問歸期。」「十」

第一次去九龙城吃饭就下着大雨。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,正好遇到辆停在路边换班的的士,一路风驰电掣冲去红磡,终于赶在上课前两分钟坐了下来。

第二次被人熟门熟路地带去九龙城街市二楼喝奶茶,出来之后又是哗啦啦的大雨。下午五点才开门因此没有吃上的火锅,终于在第三次去的时候吃到。

汤底用料充足,咕噜噜翻腾着猪骨的香气,蒸腾到脸上一阵莫名的幸福感。238一盘的手切牛肉,性价比远大于市区多数食肆,牛肉味浓郁,口感一流。本地人爱点的响铃,一种能吸饱汤汁的豆制品,类似炸过的豆皮,深得第一次尝试的同行好友喜爱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发来了微信。

若不是身份尴...

「封印在荒蕪的時空」「九」

(接上篇)

她说想见我。于是约好了周五她下课后到我家。

我毫不客气地说,我做了饭自己吃,你买了带上来吧。

她已经到地铁站,我才刚吃两口。慢腾腾地挪到炮台山去接她,带她找还在卖常餐的茶餐厅。用她的话来说就是“离开香港后居然很想念”。常餐难道不就是整天都有卖的意思吗,红磡冰室竟然没有。日了狗了。

从见到她那刻起她就一直在吐槽实习公司的情况。“你说她一个空降的中层领导,能干什么?不就是给老板打小报告吗,业务的事情她也不懂。整天没事干就在找我的茬儿,因为她不敢欺负别人,就只能弄我……”

她到我家最主要是想我帮她染头发。我戴上手套帮她倒腾,她拆了一包零食,边往嘴里...

「流年染色 燈火如星」「八」


我讨厌这个人。

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,在填完这个自称班长的女生递過來的表格后,我悻悻地关上房门,这样想道。

而现在,我穿着十厘米高的鞋子,背包里除了2kg+的无敌三,还有电脑和一堆衣服。她走在我的旁边,阳光洒满了午后的官也街,也洒在她微卷的发尾和肩膀上。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就这样背着包带她暴走了澳门一整天。一直勉为其难的帮她拍游客照。太阳要落下去了,大三巴前挤满了自拍杆和瞎开心的游客。

我腿还没有断,爬上了旁边的大炮台。她说你不拍吗,我摇摇头。

“拍嘛,干嘛不拍啊……来啦!”

在她身后,傍晚的阳光打在不远处的新葡京上,折射出好看的金黄色...

專門給巨巨們當模特

ccm'·LoFoTo:

華燈初上  深情不過剎那煙火

感謝~~其實那是句歌詞

小野孩LensLife:

未完成是人生常态,它驱使我们不断努力超越,从而站的更高,看的更远~ @Melissa 

「幻象」「七」

她失戀了。他還是請假過來陪她。

海岸城唯一一家喜茶,隊伍排到五十米長,兩杯飲料還沒出店門就喝完了。她一臉迷茫,“我不明白身邊的人為什麼都理所當然的覺得我應該高嫁。我從來沒有設想過這個問題。我也沒有來得及告訴他,其實我的父母比我看得更開。他們早就預料到我以後嫁的人條件一般,可能見過太多,反而更早做好心理準備。他們都不明白,配不配得起不是一句話說了算的。正是因為我什麼都有,所以我不需要他有任何東西啊。”

剛到酒吧街就開始下暴雨。他們狼狽地躲進一家店,吧台旁的位置,音樂震耳欲聾。長夜無聊,店裡坐滿了週末玩樂的男男女女,好似每個人臉上都沒什麼煩惱。

長島冰茶混著龍舌蘭日出,瑪格...

┍赤ぃ彗星╃:

Victoria 1919

A7R/A7R2,FE1635喂饱有点捉急啊- -

By  @Melissa 

1 / 5

© Melissa | Powered by LOFTER